心之所向

这是一条有梦想的咸鱼(●'◡'●)ノ❤

【双赤】赤司,征十郎&赤司征十郎

赤司生贺文|短篇|双赤|文笔渣|ooc有 能接受的以下——

“谁啊你”

“我当然是赤司征十郎了”

12月的东京已步入冬季,气候寒冷但不也不至于到下雪的地步,西洋风木造建筑在这个季节显得尤为庄严古朴,赤司征十郎便是在此出生。那时冬日的几束阳光透过主宅的八格玻璃窗射入房内,一部分映射在赤司那带有婴儿肥的小脸和赤母赤色的发丝上,点点星光在赤父脸侧忽闪明亮。作为家中的长子,赤司从记事起被授予各式英才教育。马术,书法,乐器等命名为“兴趣爱好”的事物都成为了他每天的“必修课”。

庆幸的是,温柔的母亲带给了赤司征十郎童年以及今后的唯一精神支柱——篮球。

“童年的精神支柱中也有母亲啊。”

“除去与生俱来和后天培养的气质,你的温柔也有一部分是来自母亲。”

“母亲真的是个非常温柔的人。如果童年没有母亲的话,你说不定会更早出现。”

“看来你很想我早点出现。”

“在家中代我完成功课的确很辛苦,初高中2年带领两支球队也着实不易。但你不会不知道,这两年中我等待的是,就是你的彻底消失。”

(虽然之后,还是后悔了......)

“为什么还要将我留下,既然我已经无法完成胜利的义务。”

“感觉你还是个不争气的弟弟啊。都已经闭关1年了,还是没有懂吗?”

(......)

“我们都是爱着队友的,不是吗?不管是以前的帝光,还是现在的洛山。”

“不!我只需要胜利,不断地取得胜利,除此之外,没有任何事情是该我考虑的。”

赤司的嘴角微微上扬,如此细微的,不易被察觉的。

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胜利如此执着?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篮球的?

这两者都是所谓“潜意识”中的形态吧。从记事起必须面对繁重的学业做到完美,绝对的完美,还有在开始打篮球时迅速地掌握各种技术并予以活用时......

最重要的是,升入帝光后,与队友们在那每天早晨和放学后训练的体育馆中,结束练习后一起回家的每一条走过的街道上,每次比赛与队友的配合中,一点一滴渗透进每个细胞中,那是最美好的时光。

“那时虹村队长还拉着我去小卖部吃过零食。”赤司想起来肩膀不由得因压制住笑意而抖动起来。

“我记得。”

“那时的你还没有并没有完全成型吧,还记得的你和我是共享记忆的。”

“还记得和敦one on one时,你的脆弱,我才是绝对的,即使我是征十郎,我依旧可以统治他们,包括之后的洛山。”

“啊,是啊,所以我一直没有将身体换回来。”

(......)

“可是身体的主导权一直在我手中。”赤司以一种胜利的眼神望向征十郎。

“脆弱的你没有资格这么说我!”

“你我虽然有很多不同之处,但脆弱都是一样的吧。因为我的脆弱才产生了你。你也是我脆弱的一部分,我们都是赤司征十郎啊。”

可以凭借自己的意志随意地进入zone——不论是赤司,还是征十郎,这也是最后的王牌。
被火神和黑子合力破解的征十郎。

最后还是因为火神的zone2,第一次尝到败北滋味的赤司。

“如果当时教练没有喊暂停,黛前辈没有提问你,你或许就这样消失了。”赤司再一次望向征十郎,望不到底的深沉。

“所以——”

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还是手下留了情啊,还是将你留了下来,可是,我不得不将你闭关起来......

“不争气的弟弟。”赤司喃喃低语道。

“不要总是拿不争气这三个字来形容我,我是你衍生出来的人格,我们都是赤司征十郎。”

“所以呢?”

所以,所以......

今年还是在京都过生日。和去年一样,12月20日的京都气温并不低,但因为湿气很重,所以体感稍冷。洛山的一军成员早已到达赤司的分宅,各位奇迹们也正在赶来的路上,虽离圣诞节还有几天,但是家中已有着浓浓的圣诞气氛,这是前所未有的。

“所以为什么要布置这些东西啊,玲央姐。啊啊,看看那个圣诞老人,长好高好高!”

“阿拉,吵死了,能不能消停会儿,布置了那么长时间,还有那么多活力真是服了你了。”

“嗝——”

“我说你,还没开饭呢吧,怎么就打起嗝来了呢?”

“啊,可能是肚子太饿了吧,我说他们什么时候到啊?”

“所以你还在啊,征十郎。”

“他们是在为你庆生。”

赤司不由得挑起了眉。
“因为我是赤司征十郎啊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

“小征,先喝碗汤豆腐吧。”

“好啊,麻烦你了,实渕。”

“我也要吃我也要吃。”

“啊啦,你还是先把桌上的苹果吃了吧。还有,永吉不要急,吃饭是迟早的事情。”

赤司望向根武谷。

“所以汤豆腐也是我的哦。”

“说是你的弟弟,结果当哥哥的你却连一点事物都没有给弟弟。”

“因为我是赤司征十郎啊。”

“你前面说过我们都是。”

“我出生在12月20日,你诞生的那一刻似乎不是这个日期。”

“既然我们是一体的,证明我的生日也是12月20日,前两年的生日也是我过的。”

“嗯?别忘了身体的主导权是我,只要我想,我便可以取回自己的身体,已经给你过两个生日了哦,两个生日我可是全部让给你的。”

“赤司征十郎不会无缘无故让生日给——”

“给赤司征十郎?”

一向粗神经的根武谷感觉今天的赤司有点违和,具体什么地方他说不上来。只觉得好像,赤司在看着一个人,当然,这个人不是自己。

另一边,奇迹们集体到达这里,桃井手提着蛋糕盒,青峰和黄濑仍旧打打闹闹,紫原应该早已吃了不少美味棒,绿间手里拿着一套将棋,缠有绷带的左手不由得推了推自己的眼镜。

“终于可以进入正题了。”

“问题还没讨论完呢,赤司!”

“去年不也是一样吗?”

“......去年还是我过生日,赤司你不要给我装傻!”

“啊,这不是已经把我们当两个人来看了吗?既然如此,今天,12月20日是我过生日啊。”

(......)

“刚才的汤豆腐很好喝,实渕。”

(......)

“小赤司来吃这个裙带菜,很好吃,超级好吃!”

“黄濑你是笨蛋吗?”“黄濑君你这样做赤司君会很困扰的。”“啊,赤司君这里有鲣鱼。 ”“嗯......这寿司的酱汁好特别的感觉!好像,好像上次吃的美味棒也有这个味道......”

“抱歉,我来晚了。”

大家一齐看向门外,是黛千寻。

“黛前辈来来来这里有小鱼干!”

“黛前辈来了哦。”

一定程度上促使征十郎换回赤司的PF......

“你和我还是不一样的,否则不用换回我。”

“之前说的身体主导权又是什么?至少我还存在着。”

“小鱼干?!哪儿呢哪儿呢?”“你这是什么眼神啊!”

“小鱼干的味道你能忍?”

“那只是为之前的队友做的一件举手之劳。征十郎不用担心受到影响。”

所谓的人望也只是为了胜利而做出的必要的举措,这与情感无关,只是向着胜利前进罢了,征十郎深知,如果是他,是不会......

“所以我们是不一样的。”征十郎的嘴角突然露出类似自嘲的弧度。

“黛前辈说过,他感谢我们,使他高三一年过得还不错。”

征十郎嘴角的弧度早已消失,听到这句话时,又望向赤司。

“不论是绿间,黄濑,青峰,黑子,紫原,桃井,还是实渕,叶山,根武谷,包括虹村队长和教练,他们都知道我是赤司征十郎。”

征十郎还是继续看着赤司。

“你也是,赤司征十郎。”

“啊啊啊,蜡烛终于找到啦,赤司君,可以准备吹蜡烛啦!”

这还是我们一起共同度过的第一个生日呢,征十郎。

这还是我们一起共同度过的第一个生日,赤司。

“关灯啦——”

从此再也不会败北,因为有赤司,征十郎,有一起打篮球的伙伴们。

蜡烛吹灭——

“生日快乐,征十郎。”

“你也是,赤司。”

阿征生日快乐ヽ(゚∀゚)ノ作为一名入教只有半年左右的新(全)人(废)来给阿征过生日了(*/ω\*)今天是今年最美好的一天,因为有你,有许多教徒在(๑• . •๑)

评论

热度(5)